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梵蒂岡廣播電台

/ 主日彌撒講道 / 復活期

甲年復活期第四主日:歸屬耶穌門下,跟從耶穌善牧


歸屬耶穌門下,跟從耶穌善牧

主內的兄弟姐妹:

每年復活期第四主日,教會都慶祝「善牧主日」。這位善牧、這位好牧人,就是耶穌,只是耶穌。主日福音中的「善牧的比喻」,其實是兩個緊密相聯且同時指向耶穌自己而講的比喻:首先,耶穌把自己比作羊棧的門:「我就是羊的門,誰若經過我進來,必得安全;可以進,可以出,可以找到草場」(若十7-9);然後,耶穌又把自己比作羊的牧人:「羊聽牧人的聲音,他按名字呼喚自己的羊,領他們出來。他走在羊的前面,羊也跟隨他」(若十2-5)。這位牧人是善良的好牧人,耶穌繼續說:「我是善牧:善牧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若十11,14)

聖經的比喻常用一些圖像來傳達真理,與生命有關的真理,其最終目的是呼籲人將真理付諸實行。在「善牧的比喻」中,「羊的門」是一個默西亞的圖像,也就是救恩的圖像,說明天主要來拯救祂的子民。門的救恩圖像取自《聖詠》:「請給我敞開正義的門,我要進去向上主謝恩;正義的門就是上主的門,唯獨義人才得進入此門」(詠一一八19-20)。藉著門的圖像,聖史若望明確地告訴我們,耶穌是救恩的保障;他也勉勵我們經過耶穌這道門進去,以獲享安全。

聖史若望接著還使用善牧的圖像,更直接地給我們闡明:這個由耶穌而來的救恩,實在是來自天主的救恩;因為「除了天主一個外,沒有誰是善的」(谷十18;路十八19)。耶穌在此說祂是善的,也就表明祂是從天主而來的,並且祂會盡心竭力,必要時甚至以自己的性命來保護自己的子民,把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善牧的救恩圖像也有聖經的根據。在《厄則克耳先知書》中,上主這樣說:「我要親自牧放我的羊,親自使他們臥下。失落的,我要尋找;迷路的,我要領回;受傷的,我要包紮;病弱的,我要療養;肥胖和強壯的,我要看守;我要按正義牧放他們」(則卅四15-16)。透過這個善牧的圖像,聖史若望讓我們認識唯一的善牧耶穌,激勵我們聆聽耶穌,跟隨耶穌。

耶穌同時是「羊棧的門」和「羊的牧人」。在耶穌來到之前,羊群因為沒有門的保護,總是受到賊和強盜的「偷竊、殺害、毀滅」(若十10),「成了獵物,成了一切野獸的食物」(則卅四8)。因此,耶穌來不只是作為保護他們的門,使他們不再遭受賊和強盜的侵害,並且更要做他們真正的牧人,親自而不是由傭工帶領他們去找到茂盛的草原,獲得豐富的生命(若十9-10)。耶穌把自己比作門和牧人,藉此向我們宣布新世代已經開始了,過去對人造成無限威脅的世代已經結束了。羊群現在已歸屬耶穌門下,由耶穌這位善牧親自照料(參閱:若十11-15)。雖然賊和強盜還是會攀爬而入,但是羊群已認得牧人的聲音,決不跟隨陌生的賊和強盜,反而逃避他們(若十5,8)。

「門」在此還有「城門」的意思。「城門」是古時民眾聚會、商討問題、立定合約的地方(參閱:創廿三10;盧四1;箴卅一23)。當地的長老們在那裡處理糾紛,判決訴訟(參閱:申廿一19;廿五7),申辯和主持公道(參閱:詠一二七5;約卅一21;亞五10)。因此,城門是人們可以實際期待正義獲得伸張,權利受到保護的地方。

「牧人」同樣也是伸張正義和保護權利的圖像。在聖經中君王常自詡為「牧人」,他們原該好好牧養羊群;但他們只知道牧養自己,只懂得「喝羊奶,穿羊毛衣,宰肥羊,卻不牧養羊群」(則卅四1-3)。因此,天主許諾要親自做羊群的君王,真正的善牧:「我,上主要做他們的天主;我要同他們訂立平安盟約,使猛獸由那地上滅絕,他們便可在曠野中安居,在森林裡安眠」(則卅四24-25)。聖史若望以善牧的圖像表明耶穌就是天主許諾的實現,藉此引導我們更深刻地認識耶穌是上主,並呼籲我們與耶穌建立起更密切的關係。

在「善牧主日」,我們同時也慶祝「國際聖召節」。我們每一個人的聖召無非就是跟隨我們的善牧耶穌。福音告訴我們:羊跟隨善牧,因為認得祂的聲音(若十3)。「跟隨」在此顯然並非「模仿」,而是循著善牧在前面開啟的道路行走,好能抵達茂盛的草原。在跟隨耶穌的人當中,做領袖的也不是要模仿耶穌,不是要取代耶穌的位置,而是要更加緊密地跟隨耶穌。教會領袖的責任是幫助那些走在他後面的人,更清楚地看見走在前面的耶穌善牧。若發現有羊隻遺失了,他要告知走在羊群前面的耶穌善牧,好叫善牧能親自「去尋覓那遺失的一隻,直到找著」(路十五1-7;瑪十八12-14),並且為找到這隻亡羊而大事慶祝。

倘若教會領袖全心真誠和忠貞地履行自己的職責,那麼不是他自己,而是耶穌在眾信徒的心中就會越清晰、越鞏固。因此,傳統上教宗常自稱為「眾僕之僕」(servus servorum),意思明顯的並不是說:教宗是所有僕人的僕人,最小的僕人,而是說教宗是耶穌的「眾僕之僕」,第一個助手。教宗自己也必須跟隨耶穌善牧。羊群的主人是耶穌,不是教宗。教宗的職責是幫助羊群更勤奮地跟隨耶穌,更敏銳地感受到耶穌的臨在。

在主日的第一篇讀經中,伯多祿宗徒,耶穌的「眾僕之僕」高聲向眾人宣講的就是耶穌。雖然眾人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但是天主已經把「這位耶穌立為主,立為默西亞了」(宗二36)。死亡的十字架,因著耶穌的復活已成了眾人獲得救恩的道路。伯多祿的宣講其實還有一層更深的意義:釘死耶穌的眾人不是無罪的,他們都必須為自己的罪過負責。然而,他們的責任不是接受懲罰,而是悔改、接受耶穌的救恩。這是十字架的救恩,只有伯多祿這位耶穌的眾僕之僕,耶穌的第一個助手和最親近的跟隨者,才敢這麼大膽地宣講如此寬仁的十字架神學。他憑著自己親身悔改的經驗,勸勉我們放心地走向耶穌,享受耶穌善牧寬宏的仁慈和照顧。

伯多祿的聖召也是我們大家的聖召。我們大家都必須在生活中跟隨耶穌,宣講耶穌的救恩,向我們周遭的人作證耶穌是我們唯一的救主,只有祂能救贖我們。我們大家都得負起責任,首先自己悔改,然後幫助別人也悔改歸向耶穌。我們的聖召確實是救己救人的聖召。

雖然我們大家都有跟隨耶穌、宣講耶穌的聖召,但在這「國際聖召節」我們還是要鼓勵有點能力的青年多多考慮做神父、修士和修女。聖召當然是天主主動的召叫,更是天主賦予的恩寵,但聖召也要求人聆聽天主的召叫和自由地回應天主的恩寵。讓我們一起為司鐸和修道聖召多多祈禱,祈求天主恩許更多的青年慷慨獻身做耶穌的助手,牧放祂的羊群。    阿們。

~ 張德福神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