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梵蒂岡廣播電台

/ 主日彌撒講道 / 四旬期

甲年聖枝主日:騎在兩匹驢上的耶穌


騎在兩匹驢上的耶穌

主內的兄弟姐妹:

這主日我們同時慶祝聖枝主日和苦難主日,耶穌基督的兩個大事件。聖枝主日我們慶祝耶路撒冷歡迎耶穌進城,為祂高喊賀撒納,讚頌天主(瑪廿一1-11);苦難主日我們則悼念耶路撒冷驅逐耶穌出城,把祂釘死在十字架上(瑪廿六14~廿七66)。在這進城和出城的兩個事件中,耶穌明示祂受天主派遣來到世界上,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堅持承行天主的旨意,讓人瞻仰天主的臨在。在受人擁戴時,祂不趾高氣揚,沒有得意忘形;在受人排擊時,祂始終信守不渝,沒有見風轉舵。祂是達味之子,即君王(瑪廿一9);祂是天主的先知(瑪廿一11);祂真是天主子(瑪廿七54)。

按照聖史瑪竇的記載,匝加利亞先知早已預言耶穌榮進耶路撒冷城的事跡:「你們應向熙雍女子(也就是耶路撒冷城及其居民)說:看,你的君王來到你這裡,謙遜地騎在一匹母驢和一匹驢駒上」(瑪廿一5;參閱:匝九9)。聖史瑪竇接著又說,當門徒們牽了母驢和驢駒來,把外衣搭在牠們身上後,耶穌便騎在牠們上面(瑪廿一7)。反觀聖史馬爾谷的記述,他只說耶穌騎在一匹從來沒有人騎過的驢駒上(參閱:谷十一1-10);當然,這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具備高超的騎術。但是,耶穌到底又是怎樣同時騎在兩匹驢上的呢?無論對我們現在的人還是對當時的人來說,這都是一件更加神奇奧妙的事。然而,聖史瑪竇就是以這件很奇妙,甚至是超現實的事,向我們證實耶穌應驗了先知的預言。這一個不可思議的預言,如今耶穌完全實現了。

聖史瑪竇透過耶穌應驗了騎在兩匹驢上的預言,向我們表明:耶穌是顯耀的達味之子,是正義和勝利的君王;但祂同時也非常謙遜(匝九9),是天主謙卑的僕人,意思是祂了解人的軟弱。一個人很難同時既是君王又是僕人,顯耀而謙遜、勝利而溫柔,但這就是耶穌!藉此融合於耶穌自身的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品性,我們在祂後來被人們辱罵、迫害和釘死時,依然要看見祂的威嚴和柔美。

在耶穌光榮進城時,眾人簇擁著他,讚賞祂因上主之名而來的智慧和權威,甚至把自己的外衣舖在路上,以此朝拜祂的至高偉大,表示願意完全順服祂。那時反對天主智慧的勢力,那以「司祭長、法利塞人和長老們」為代表的世界勢力,尚未作出行動,但不久後就要猖狂妄行;不只這些曾欣然迎接耶穌的眾人要群起攻擊祂,連祂最親近的門徒猶達斯也要出賣祂。世界的勢力確實容納不下天主的智慧,卻也永遠無法戰勝天主的智慧。世界的勢力可以殺害義人,但天主「絕不讓祂的聖者見到腐朽」(宗十三35;詠十六10)。

聖史瑪竇記載的耶穌受難史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敘述猶達斯的角色:他為了三十塊銀錢而出賣耶穌(瑪廿六14-16),事後懊悔自己「出賣了無辜的血」,遂把那三十塊銀錢退還給司祭長和長老們(瑪廿七3-10),但事情已無法挽回。第二部分則敘述比拉多的角色:他依照司祭長和長老們的意願逮捕了耶穌,並把耶穌交給他們釘死在十字架上(11-26節),之後他又依照司祭長和法利塞人的要求,派衛兵把守耶穌的墳墓,以免耶穌的門徒在第三天來把祂偷去(65-66節)。耶穌在世上最後的生命看來真的是被猶達斯和比拉多給拖垮了,但實際上他們只是劊子手,只是為「司祭長、法利塞人和長老們」弄髒手的人。即使比拉多拿水當眾洗手(24節),也洗不乾淨他的髒手。無論是猶達斯或是比拉多,他們都陷入了世界權勢的圈套,想抽身卻不能自拔。這也是我們許多人常會陷入的困境,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頭已無望。

我們並不常去注意猶達斯的悲劇,最多不過把他當成一個藐視和詆毀的對象;但從耶穌與他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看到天主奧妙的行動。當耶穌在逾越節晚餐中向門徒們宣布,他們中有一個人要出賣祂時,祂並沒有指控任何人。輪到猶達斯問耶穌,莫非是他要出賣耶穌時,耶穌對他說:「你自己說了」(瑪廿六25)。耶穌在大司祭和比拉多審問祂時,也作出同樣的答覆(瑪廿六64;瑪廿七11)。耶穌回答的意思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正在做的到底是什麼?!」

猶達斯是個太過天真的人,他其實只是想與權勢者拉關係,並非蓄意傷害耶穌。在他的小心眼、短淺的目光中,他幻想耶穌必定會避開凶險及其後果;耶穌不是有過人的能力嗎?他對耶穌持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把耶穌封閉在自己的成見中,不願敞開心靈去認識真正的耶穌,不願接受耶穌的道路。耶穌已三次宣布,說祂必須去到耶路撒冷受苦、死亡和復活;那是耶穌的道路。門徒們都不明白,猶達斯自然也不明白,但他更拒絕去明白。他設想以人的智慧去掌控天主的智慧,因此大大低估了天主的智慧。

對於這個要出賣耶穌的人,耶穌說:「人子固然要按照指著祂所記載的而去,但是出賣人子的那人卻是有禍的,那人若是沒有出生,為他更好」(瑪廿六24)。換言之,人無法勝過天主的智慧,人不能改變耶穌必須走、而且正在走的路。猶達斯沒有意識到這點,他也聽不懂耶穌點醒他的話。他越來越陷入自己的計劃中,封閉在自己內,設想超前天主的計劃一步。即使當他看見耶穌確實已被判決後,他仍以為只要退還那三十塊銀錢就能改變局勢,使自己成為拯救耶穌的人!別的門徒雖然也否認耶穌、離棄耶穌,但他們從不超前天主的計劃一步;他們仍能接受幫助,回歸正途,而猶達斯卻使自己走上了不歸的絕路。

至於比拉多,當他正坐堂時,他的妻子因在夢中受了許多苦,就差人跟他說:「你千萬不要干涉這義人的事」(瑪廿七19)。聖史瑪竇藉此夢境的標記,邀請我們回顧猶達斯的悲慘命運。猶達斯把耶穌這義人交給了司祭長和長老們,因干涉了這義人的事而遭禍,萬劫不復。那麼,比拉多又到底干涉了多少這義人的事呢?聖史瑪竇明確地讓我們看見,比拉多在「司祭長、法利塞人和長老們」面前,絲毫作不了主,干涉不了耶穌必須走的路,也阻礙不了天主的計劃。他只能可憐兮兮地任憑他們擺佈。

耶穌始終忠於祂受天主派遣的使命,走完祂必須走的路。世界的權勢利用猶達斯和比拉多,試圖顛覆祂來自天主的智慧,但祂堅決忠信到底。祂同時是顯耀勝利的君王和天主謙卑溫柔的僕人;祂為我們成了復活的主,在我們回頭無望時仍給予我們希望的保證(參閱:路廿三43)!讓我們同聲宣認:耶穌是主,我們的救主!    阿們。

~ 張德福神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