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梵蒂岡廣播電台

/ 主日彌撒講道 / 四旬期

丙年聖枝主日:救恩苦難的一整天


救恩苦難的一整天

主內的兄弟姊妹:

今天我們與救主耶穌共度祂在世生活的最後一天,從週四晚到週五晚。這是救恩苦難的一整天,我們默想《路加福音》所記述的基督受難史(路廿二14~廿三56),身歷其境地參與其中。耶穌在週四晚上與我們共進最後一次逾越節晚餐,以自己的身體作為祭獻,傾流自己的血。之後,祂來到橄欖山園祈禱,面對即將經歷的苦難,極度恐慌,汗如血滴。半夜,祂在猶達斯的出賣下被捕。天一亮,祂先被帶到猶太人的公議會受審,然後再交由比拉多判以死刑。上午十點,祂走上苦路;下午三點死在十字架上;最後於下午五點被安葬在墓穴裏,進入了祂的安息日。耶穌到這天已完成了一切再創造的工程,就在這第七天的安息日安息(參閱:創二2-3)。

耶穌基督的受難史實在感人心脾。祂一生傳善行善竟落得如此悲慘結局!既是天主子,祂為何如此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為何祂要如此貶抑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我們必須把這受難史視為天賜恩寵並予以接納,才能體會箇中的信仰訊息:「基督照經上記載的,為我們的罪死了」(格前十五3)。這訊息是我們得救的福音!

這福音訊息同時也是一個呼籲,要我們捫心自問:「我是否有足夠的勇氣、信德和毅力背負十字架,跟在耶穌後面走?」的確,害怕的誘惑很大,連伯多祿也因害怕而否認耶穌;因此耶穌事先已囑咐我們「應該祈禱,免得陷於誘感」(路廿二40)。害怕也會使我們憂悶,並因憂悶而「睡著」,因此耶穌總是前來喚醒我們:「你們怎麼睡覺呢?起來祈禱罷!免得陷於誘感」(46節)。

耶穌要我們醒悟祈禱,以祈禱同祂作伴。至於這一整天救恩的苦杯,祂必須自己喝;因為只有祂自己是救恩,是我們得救的救恩。在這黑暗權勢得逞的時候(路廿二53),耶穌比任何時候更孤獨一人。祂之前總是引領事件的發生,現在祂卻接受事件的引領。祂洞察入微,堅決拒絕使用暴力;祂寬宏大量地對待攻擊祂的人,仁慈地注視否認了祂的伯多祿。耶穌仁慈的注視讓伯多祿也讓我們明白,我們不只是尋求救恩,有時更是被帶上救恩的路,一如復活耶穌向伯多祿證實的:「『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去的地方去。』耶穌說這話,是指伯多祿將以怎樣的死,去光榮天主。」(若廿一18-19)

《路加福音》記述耶穌在十字架上說了三句話:祈求天父寬赦那些殺害祂的人(廿二34);許諾與右盗一同在樂園裡(43節);把自己的靈魂交在天父手中(46節)。耶穌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仍完全信賴天父,確信天父必定會俯聽祂的祈禱。在整個苦難行程中,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耶穌仍不停傳善和行善,以完成天主在祂身上所開始的工程:「上主的神臨於我身上,因為祂給我傅了油,派遣我向貧窮人傳報喜訊,向俘虜宣告釋放,向盲者宣告復明,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宣布上主恩慈之年。」(路四18-19)

今天是耶穌的苦難主日,給我們顯示了基督十字架的邏輯:祂在人的憎恨下死亡,為的是使人能在祂的愛內獲得新生。我們透過苦難主日的隆重禮儀走入聖週,而聖週的高峰正是週四晚至主日清晨的逾越節三日慶典。我們當然不可忽視聖週一至週三的禮儀;這三天其實是苦難主日的延伸,也是為預備主受難的聖週五,耶穌「離開此世回歸天父的時辰」(若十三1)。

為叫我們明白苦難主日的確切意義,禮儀的慶祝以「聖枝主日」稱之,以耶穌的凱旋和光榮開始。在史實的順序上,耶穌也的確是在光榮中,在人們歡欣的頌揚聲中,先凱旋地進入耶路撒冷城。然而,耶穌卻告訴我們,這榮進耶路撒冷城是逾越的門,是祂榮進天上耶路撒冷城的預象。因此,禮儀的慶祝不是要我們回頭看,而是向前走,明認我們生命的目標——天上的耶路撒冷。

耶穌基督受難史是一部福音,向我們宣布耶穌為眾人賺取的救恩。祂為我們交付了自己的性命,完整地顯示了天主對人的大愛,因而天主極其舉揚祂,賜給了祂一個名字,超越其它所有的名字。萬物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我們懷著感恩之心慶祝祂的名字,公開宣認耶穌基督是主,以光榮天主聖父(讀經二:斐二6-11)。    阿們。

~ 張德福神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