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文章 前往菜單

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主日彌撒講道 \ 復活期

乙年復活期第二主日:因愛而生的信仰跳躍

耶穌對多默說:伸出你的手來,摸摸我的肋旁

06/04/2018 18:05

因愛而生的信仰跳躍

主内的弟兄姐妹:

復活八日慶快樂! 今天是復活節後的首個主日,也是普世教會慶祝「救主慈悲主日」的美好日子。這是前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於2000年4月30日為傅天娜修女宣聖後所設立的一個節慶,一方面顯示此節日與主耶穌的復活奧跡有著密切的關係,另一方面提醒信友們要對復活主無限的慈悲永懷信賴與感恩之情。

本主日所誦念的福音在三年的禮儀年循環中是同一篇,都取自若望福音第二十章19-31節,足見教會極為重視這段經文。在這段福音脈絡裡,聖史若望為我們敘述了耶穌在復活後兩次顯現給祂心愛門徒的經過。耶穌第一次的顯現是在祂復活後的當天晚上,除了多默不在場以外,害怕猶太人的其他門徒躲在門戶深鎖的室內聚會。在那次的顯現中,復活主首先把平安帶給了驚魂未定的門徒,隨後把祂手上與肋旁的傷痕指給他們看,還賜給了他們聖神以及赦罪的權柄(若廿19-23)。復活主第二次的顯現是在八天以後,這一次的顯現可說是專程為多默而來的一個愛的會晤。耶穌除了再次把平安賜給門徒,還特別與多默進行了個別的對話,要他伸手觸摸自己的傷口,並邀請他在信仰上做個跳躍(若廿26-27)。

我們可以想像門徒們既驚又喜,同時又充滿羞愧的反應。剛剛經歷背叛、慘遭十字苦刑的耶穌非但沒有責備門徒,祂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願你們平安!Shalom」。Shalom一詞一般被解釋為平安或和平,但是其希伯來文的原意指的是一種「完滿無缺的和諧狀態」。復活主深知門徒們因著祂的苦難與死亡身心靈受到了極度的驚嚇而處於分裂的狀態,於是先將完滿無缺的祝福贈予他們,好讓他們安定下來,恢復身心靈的和諧整全。此外,我們還看到復活後的耶穌絲毫不介意把傷痕赤裸裸地呈現在門徒眼前,甚至還願意讓多默去碰觸那不堪入目的創傷印記。

然而,在耶穌身上所留下的傷痕是戰勝死亡與罪惡的印記,也是光榮天主、拯救人靈的救恩的標記,更是愛的記號。耶穌基督不惜以自己的傷痕療癒門徒們的創傷,祂也以自身的破損滿全愛徒們的殘缺。透過復活主這看似弔詭的舉動,我們看到了真愛與慈悲的最高境界:祂真是一位配合人的需要,終其一生自我空虛、愛到底的天主子!這也是我們在救主慈悲主日該當默觀耶穌傷痕累累的愛,將祂的慈悲與仁愛在生活中體現出來的一個邀請!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那位被冠上「小信德的宗徒」、「多疑而心硬的門徒」多默。從人性的角度來說,多默確實有足夠的理由抗拒和懷疑耶穌的復活與顯現。想像我們自己是多默,當夥伴們欣喜地向我述說師傅已經復活且賜予他們種種的祝福與使命,而唯獨自己缺席、錯過了與主相遇的機會。我們一定會像多默那樣感到懊惱,甚至直覺地作出抗拒的反應。多默的抗拒與否定其實是一種誠實無偽的人性反應。

此外,在強調「眼見為憑」的生活世界裡,具體可見、可碰觸的感官經驗在判斷事情的真偽顯得尤其重要,這也是多默留給我們「實證主義」的範例。換句話說,多默為了相信復活主而開出來的「條件」可以解釋為「誠實的懷疑」,或是一種「理性而謹慎」的求證態度。他要求看到釘孔、摸到傷口和肋旁,就是為了證實那位跟他一起生活過的「師傅」,那位曾被釘死的「耶穌」與「據說」現在又活回來的「基督」是「同一位」。

再來,耶穌第一次顯現時在場領受了種種恩賜的門徒八天後所呈現出來的生命態度似乎沒有幫助多默接受主的復活。按照若望的記載,在八天後的那天,這些門徒依然在「門戶關著」的房子裡聚會(若廿26)。可見他們仍然被不安與恐懼封鎖在彼此感到安全的生活世界裡。多默大可挑戰他們,對他們口口聲聲作出的復活美好見證加以嘲諷一番。如果門徒們勇於打開心門,與聖神合作,讓復活主帶來的「完滿無缺的和諧狀態」在生活中展現,或許多默的態度會有所改變。

基於上述的原因,多默真的有理由懷疑復活主的顯現。問題是,他「信得不夠深」、「愛得不夠自由」。換句話說,復活的主耶穌希望他不單只從「合理」與「驗證」的角度來看待復活的事實,而是希望他能以超越感官、跨越理性的「信德」來接受因愛而生的復活奧跡。為了幫助這位實事求是、「要親眼看見傷痕才相信」的多默找到生命的出口,慈悲的復活主還是配合了他的需要,專程來到他跟前,再一次將自己最不堪的傷口展現出來,讓他碰觸、隨他驗證。

面對復活主傷痕累累的慈愛標記,多默終於跨越了感官與理性的藩籬。他整個人被耶穌的大愛與慈悲所溶化,從自我封閉的舒適圈出走。在復活主的光照與邀請下,多默在信德上跨出了一大步:他以堅定的口吻高呼「我主,我的天主」,為「真人真天主」的信仰作出了最有力的宣告。這是與主相遇後生命歸屬的信仰跳躍,更是有福之人受邀以信德的眼光,踏上那「看似不在」卻「真實臨在」的信仰尋根之旅。

藉由這個信仰宣告,多默接受了耶穌的天主性,也明悟了復活的基督是歷史中活生生的耶穌,同時也是戰勝罪惡、超越死亡的天主子。而這樣的一個宣告也是一種與復活主建立「個人」愛的關係的宣誓,一種彼此歸屬的愛的宣言。當多默脫口而出「我的」天主時,天主已經不是停留在他「理智上」的天主,也不再是「別人所說」的那位顯現給他們的復活主。這位天主是屬於他自己、跟他已有「內在關係」的復活主了。因著這個與主相遇的經驗,多默勇敢的從他的理智出走,走出那深鎖的門戶,去跟別人分享因復活而來的幸福。據說後來他還去了印度,向眾人宣講「他的主、他的天主」,告訴他們「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若廿29),並在那裡為他心愛的主捨棄了他一度想要自我掌控的生命。

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多默。我們可以如同他那樣以真誠無偽的懷疑態度來驗證復活主,或是像他後來那樣從自我預設的安全網出走,懷著更大的信德走向被復活主碰觸的逾越之路。慈悲的復活主以耐心與愛心感化了多默,而多默則以超越感官與理性的信德回應了主。當耶穌的慈悲與多默的信德有了相遇,生命起了變化,視野得以擴大,世界變得不同。

願我們在生活中常常記取多默宗徒的經驗,在看不到、摸不著、感受不到天主的臨在時,在心靈深處反覆省思復活主送給他,並藉由他流傳給我們的那一句話語:

「因為你看見了我,才相信嗎?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若廿29)

阿們!

~ 謝詩祥神父 ~

06/04/2018 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