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文章 前往菜單

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主日彌撒講道 \ 四旬期

乙年四旬期第四主日:極端而沉重的神聖之愛

耶穌與尼苛德摩交談 - RV

09/03/2018 16:37

極端而沉重的神聖之愛

主內的弟兄姐妹:

本主日的三篇讀經多多少少反映出啟示的進展(《天主教教理》53)。讀經一取自舊約編年紀,其中固然提到了天主的救援,然而更多提到的卻是懲罰,反映出在以色列人的心目中,天主的形象常常是有罪必罰,令人畏懼的。讀經二和福音取自新約,在其中天主的慈愛完全啟示了出來。而面對在聖子身上完全啟示出自己的天主,若望和保祿都被深深感動而不禁發出驚歎。

思高版的福音中使用了「竟(這樣) 」 (希臘文Houtōs)一詞,來表達若望對此奧跡的驚歎。本來福音在敘述耶穌的故事,可是在中間作為作者的若望卻難以自已而發出驚歎,「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因為在默觀耶穌的生命時,若望感受到了天主愛的極端,天主愛的沉重。

天主愛的極端

教理中提到耶穌基督「是聖父的唯一、完美及決定性的聖言,天父藉祂說了一切」(《天主教教理》65),這些句子其實多多少少解釋了福音中若望在基督奧跡前的驚歎。若望看到的是,在耶穌身上天主完全啟示了自己。的確,自古至今,天主不斷借著啟示在訴說祂如何愛這個世界,就如讀經一中所提到的 (編下卅六15), 但在耶穌基督身上天主完全揭示了自己的愛。耶穌用自己的生命向世界傳達的,不是懲罰,而是天主的極端之愛(若一四8)。用比較現代的語言來講,那就是在耶穌身上,天主完全揭示了自己的心,一顆愛到極致的心(《天主教教理》478)。

在耶穌身上,天主給予的不僅僅是某項禮物,而是祂自己----身為萬物主宰的天主自己(《天主教教理》69);祂所展示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大能和智慧,祂給出的是祂全部的愛情,祂整個的心(《天主教教理》458)。換句話說,天主的確是無限的,可是祂已經無法做到更多,因為在耶穌身上祂已經給出了祂最寶貴的一切;天主是偉大的,可是祂已經無法愛得更多,因為在耶穌身上祂已經給了你我祂全部的愛 (《天主教教理》65)。

天主愛的沉重

天主的愛是沉重的,因為祂愛到極致。或許人性的經驗可以讓我們多少明白這沉甸甸的愛意味著什麼。不知你可曾經驗過愛一個人,愛得毫無保留但卻被對方拒絕的痛苦?你可經驗過將自己的愛完全給出去時,卻遭到對方嘲笑和踐踏的感覺?我們都知道,將自己完全開放給另一個人,愛到無所保留,是不容易的,因為這意味著放棄自我防衛,讓自己變得容易受傷。可這是愛的本質所決定,要愛就必須開放自己。而在耶穌身上,天主完全揭露了自己的心。

而經驗告訴我們,當一個人將自己的愛完全展示出來時,另一方已經沒有敷衍搪塞或保持中立的可能;他只能夠明確選擇接受這份愛,也就是接受對方;或者拒絕這份愛,而這意味著對對方的完全拒絕。同樣的,當天主的愛借著耶穌完全啟示出來時,面對這極致的愛我們只有兩個選擇:接受或者拒絕。接受即接受天主自己的生命,從而進入與天主的共融,享有永遠的生命。其實「永生」(若三16)在原文是兩個詞,其重點並不在時間上的延長,而更在於其關係性和生命的狀態,也就是說,永生即進入與天主的關係,享有真實的生命,而這生命乃是分享天主性的生命(《天主教教理》460)。從另一面來講,拒絕耶穌的後果之所以如此嚴重,是因為天主將自己全部的愛袒露給人時,人卻將之予以踐踏;拒絕耶穌時,人也無情地將天主自己排拒在外,從而也失去天主的生命。

什麼是審判?

在若望的觀念裡,天主派遣聖子到世界的目的並非為審判世界,但是人們對待聖子的態度卻客觀上造成了生命和死亡的巨大分別;審判並非天主由外在強加於人,而是人面對耶穌時自己的選擇所造成的自然結果。天主派遣聖子來的目的,本是為拯救,「因為天主沒有派遣子到世界上來審判世界,而是為叫世界藉著他而獲救」(若三17)。

而且我們留意到,若望並不認為審判只會在將來,而是在現在就已經發生,因為「那不信的,已受了審判」(若三18)此處的「審判」(希臘文kekritai)一詞是完成時,也就是說不信的人現在已經被審判了。若望並非在否認基督徒信仰中死後審判的概念,但是他在這裡所講述的,卻緊密地聯繫到我們每一個基督徒自身的經驗,我們現在就已經有的經驗。死後的審判,就某種意義上而言,就是此時審判的彰顯;因為我們自身在此世的選擇已經決定了我們永遠的命運。最後的審判之可怕,也許並不在於天主作為審判者的嚴厲,而是在乎我們將發現,我們褻瀆了一份如此神聖而寶貴的愛情,而且我們已經被給予了充分的時間和權利去做出自己的選擇,是我們自己選擇了自己的永遠。

「審判就在於此:光明來到了世界,世人卻愛黑暗甚于光明,因為他們的行為是邪惡的」(若三19)。若望認為,世人拒絕光明,並非因為光明沒有照到他們,並非因為他們沒有感受到光所帶來的刺痛;相反,恰恰是因為他們感受到了這份刺痛才拒絕,因為他們不願自己生命中的惡被揭露出來,如若望所言, 他們「怕自己的行為彰顯出來」(若三20)。這是在明知的情況下對光的拒絕,是面對光而故意選擇黑暗。其後果之嚴重不言而喻。

天主的愛是極端而沉重的。然而很多時候我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因為我們並未象若望一樣深度地洞察到天主愛的奧秘,很多時候我們所擁有的不過是概念和理論而已,而理論是蒼白的,無法取代真正的信心和經驗。你我可還有一顆敏感的心,面對天主愛的奧跡,不是像一位旁觀者發表一些蒼白卻無情感的評論,而是像若望一樣被深深觸動而驚歎?

讓我們以幾個反省題來結束今天的分享:

1. 在你心中,天主的形象如何?是有惡必罰的嚴厲判官,還是慈愛的父親?
2. 你對審判的理解如何?
3. 你是否在每天的決定中選擇基督?

讓我們祈求一份內心的敏感,好能像若望一般去默觀天主愛的奧秘,去體會在耶穌基督身上所展示出來的天主的心, 並以忠實的信心來回應天主,阿們。

 

~ 趙保祿神父 ~

09/03/2018 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