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文章 前往菜單

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梵蒂岡 \ 聖座

舒埃雷布蒙席:本篤十六世的引退是愛教會的英勇行為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 - ANSA

09/02/2018 18:12

(梵蒂岡電台訊)5年前的2月11日,本篤十六世宣布了放棄伯多祿牧職的決定。隨著時間的推移,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越來越能理解這個愛教會的卓越和高尚行為。關於這個紀念日和它的意義,曾擔任本篤十六世第二秘書的舒埃雷布(Alfred Xuereb)蒙席講述了5年前令他最感動的時刻。

舒埃雷布蒙席從2007年起服事本篤十六世,直到本篤教宗引退為止。目前他擔任聖座經濟秘書處秘書長。梵蒂岡新聞網2月9日採訪了舒埃雷布蒙席,請他談談與本篤十六世相處的深刻記憶。

答:本篤教宗給我留下許許多多的記憶,我願意把這些年我與他相處的記憶牢記在心。哪些是最深刻的記憶呢?顯然,是那些與他引退相關的記憶。我清楚記得,2013年2月5日本篤教宗喚我到他的辦公室,把他引退的重大決定告訴了我。我那時情不自禁地要詢問他:“您為何不再多想想?”但我沒有說出,因為我相信他已為此事祈禱了很長時間。

甚至,就在那個瞬間我想起一個細節。曾有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本篤教宗在私人小堂舉行彌撒前,總是久久地留在祭衣室祈禱,儘管鐘鳴聲提示彌撒就要開始,他也照舊全神貫注地留在祭衣室的十字苦像前。我相信,他那時正在為某些極為重要的事祈禱。那年的2月5日,當我聽到本篤教宗的這項重大決定時,我立即想到:“那時,他很可能就是為這事祈禱!”

另一個難忘的時刻,正是他於2月11日宣布引退的那天。我整天都在哭泣,用午餐時他也明白我的情緒很激動。我對他說:“聖父,您是否平靜安詳呢?”他果斷地答道“是的”,因為他已經渡過了内心掙扎的時刻。他心情平靜,這正是因為他確信自己已安詳地渡過了那痛苦時刻。他内心平安,承行了天主的旨意!

問:請您談談,您告別本篤十六世,轉而為教宗方濟各服務的那個時刻,好嗎?
答:告別本篤十六世是一個令我極難忘的時刻,因為他曾再三對我説:“你應服事新教宗!”教宗方濟各當選後,本篤十六世給他寫了一封信,重申若教宗需要我的服務,他樂意讓我走。後來,我奉命要服事教宗方濟各。離開岡道爾夫堡那天,我走入本篤教宗的書房告訴他這個消息,並哭著請求他的降福。他非常平靜地站起身,我跪下後他便降福了我,讓我離開了他。

問:您最近看到了榮休教宗,您對他印象如何?
答:去年10月14日,我過生日那天,他邀請我去他那舉行彌撒,然後留下用午餐。我看到他的頭腦十分活躍,詢問了許多事情。用餐時,他注視我的目光好似對我說:“我多麽高興看到了你!”他甚至還記得有關我的家庭、我母親,乃至我母親養的貓的細節!顯然,他的身體很虛弱,但他幾乎已有91歲了,我那82歲的母親還不如他呢!

問:您認為,在這5年裡人們是否更加明白了本篤十六世這出人意料的舉動呢?
答:有些人明白了。我認為還有些人需要更進一步地了解這個舉動。這是一種高尚的姿態。本篤教宗在訪問墨西哥的飛行旅途中更加意識到他已無力長途旅行。那時已經逐漸接近巴西世界青年日,因此他考慮到已無法再面對旅行,再做這些努力了。

我認為,他作出了一項英勇的行動,因為他只考慮教會,愛教會遠遠勝過愛自己,愛他的自我。他不在意有些人或有些環境對他的評論,也許他們會說,他沒有勇氣前行。當本篤教宗明白天主要求他作出這有關治理的行動後,他便愛教會勝於愛他自己,總是保持心情平靜。

問:您也擔任過教宗方濟各的私人秘書,足有一年的時間。就您親眼所見,您如何描述拉青格與貝爾格里奧的關係呢?
答:教宗方濟各當選後立即恰如其分地定義說:“我們有幸在家裡有這位‘祖父’。”因此,我們擁有一份能夠從中汲取力量的歷史活記憶。我敢肯定,教宗方濟各必會這樣做。

在此,也需要談到教宗的舉動。教宗方濟各出現在聖伯多祿大殿的中央陽台,與世界見面之前,他先設法給本篤教宗打電話,向他致意。那時,我們正在電視廳内,那裡的電話經常被關閉鈴聲,因此我們沒有聽到打來的電話,這就是教宗方濟各遲遲未出現在中央陽台上的原因。

後來,我們用晚餐時,電話又打進來,對方問道:“你們剛才在哪裡?”。我們答道:“我們在看電視呢!”對方又說:“教宗方濟各將在晚餐後給你們打電話。”我隨身帶著手提電話,當我接到教宗方濟各的電話時,我把電話轉給本篤教宗。我聽到他說:“聖父,從此時起我向您承諾我的徹底服從和我的祈禱。”這些時刻令我難以忘懷。

問:本篤十六世這些年來正如他自己所言“留在聖伯多祿的圍牆内”為教會服務和祈禱,您認為他最大的奉獻是什麽?
答:他選擇度一種引退的生活,這正是為了能準備與上主的最後相遇。他透過深度靈修做這項準備,為了教宗和教會將他的祈禱,甚至衰弱的身體狀況都奉獻出來。

09/02/2018 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