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文章 前往菜單

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社會 \ 青年

教宗與日本大學生視頻對話:真正的宗教使人成長

教宗與日本大學生視頻對話

19/12/2017 19:33

(梵蒂岡電台訊)教宗方濟各12月18日上午在梵蒂岡與東京上智大學(Sophia University)的學生舉行了視頻連線對話。該大學收集了學生們向教宗提出的一百多個問題,教宗針對其中8個作了回答。

教宗最大的喜悅:與人同在
一位學生問教宗,從當選教宗以來,他最大的喜悅是什麼?教宗回答說:“我有很多的喜悅,而不僅僅是一個。我最大的喜悅是可以與人交談,特別是與孩子、老人和病人。與人在一起使我受益匪淺,讓我更年輕,更幸福,更快樂。這是我最大的喜悅。”

教育應該為他人服務,而不是為競爭服務
第二個問題與建立一個競爭社會的教育有關。教宗對此表示,教育的目標如果僅僅是職業的成就,它就會陷入危險。“這樣的教育不會使你進步,反而使你倒退,它在為精英服務。成績固然重要,但如果你們把焦點全都集中於成績,社會就成了唯才是用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中人們有時會為了成功而不擇手段。一種不注重為他人服務的教育是註定要失敗的教育,一種退化的教育,只看自己的教育,這實在危險。你們大學的座右銘是‘為了他人的教育’,一所為了他人的大學,一所服務的大學。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我擔心年輕人失去根
教宗對今日青年的最大擔憂和最大希望是什麼?這是日本大學生提出的第三個問題。教宗說:“我很擔心他們失去根,失去記憶:“文化的根、歷史的根、家庭的根,人的根”。沒有根的年輕人沒有發展的能力。“尋根的最恰當方法就是鼓勵年輕人與老年人對話”。那麼年輕人應該怎麼做呢?教宗答說:“年輕人應該重新找回記憶,也就是根,但不要把它放在衣櫃裡,而要讓它與現時對話,並展望未來。這些根在今日的挑戰面前會長出果實,日後必將碩果累累。”教宗繼續說,“年輕人不能停下來,而要始終前行”,走向一個許諾,但要牢牢抓住他們的根,應對當下的挑戰。“有年輕人在,世界將徹底改變!”

每一個真正的宗教都使人成長
第四個問題是關於宗教的重要性。教宗說:“宗教不是一個戲劇性的發明,它源於人心超越自我的渴望,並在這超越自我的追求中找到絕對的天主”。教宗表明:“每個宗教都使你成長。如果我們看到一個人自稱有宗教信仰,卻不成長,不為他人服務,他就不是宗教信徒,而是偶像崇拜者,只是在這個宗教位置謀取自己的利益。每個真正的宗教都使你成長,它教導你超越自我,同時也教導你為他人服務”。教宗繼續說,“很顯然,我宣認和許多基督徒宣認的基督宗教啟示,具有一個基本規則,即朝拜天主和服務他人。如果一個基督徒不朝拜天主,不服務他人,他就不是基督徒”。教宗接著談到原教旨主義現象說:“每個宗教都有一小撮原教旨主義分子,他們不符合宗教的理想”,並把人引向恐怖主義。

守護地球就是與貧困作鬥爭
關於環境和貧困的問題,教宗回答說,“今天人類面臨著一個不得不做的選擇:要麼認真對待環境,要麼走向人類毀滅的極限”。教宗表示,他在梵蒂岡接見過一些大洋洲國家的元首,他們說某些島嶼將在20年內消失,因為全球變暖導致海面上升。“這些國家即將消失,他們面臨這樣的危險”。“我們必須負起責任,守護我們的地球”。教宗譴責那不顧一切的經濟利益,說道:“我們不能只為錢服務,似乎金融和錢財是唯一重要的!生態失衡將影響社會不平,製造新的窮人。貧窮加劇,因為金錢占據了整個世界經濟體系的中心。”

我是一個被天主深愛的罪人,這使我感到幸福
一個學生問道:“很多人對你印象很好,但你如何看你自己呢?”教宗回答說:“當我們梳頭、洗臉時,我們會照鏡子。然而,鏡子若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你便開始以一種幾乎或完全自戀的態度對著鏡子說話,你就得了一種自我參照的病。當我們試圖評判自己時要非常小心。我們必須謹慎,以免落入鏡子的評價,因為它欺騙我們,總是欺騙我們。你的問題是我如何看我自己。我儘量不從鏡子裡看自己。這是你需要常常警惕的事,因為虛榮可以在任何地方捕獲你。我每天一到兩次審視我在一天當中聽到的事,我內心發生的事情”,然後去“評判我所做的事,我所做的決定,以及我所秉持的態度”。“我認為自己是個被天主深深愛過且仍然愛著的罪人。這讓我感到非常幸福”。

人是移民
關於難民的問題,教宗回答說,“這是一個今天特別突出的問題”。然而,若我們看看人的歷史。“人是移民。今天的歐洲由數百年來抵達這個大陸的移民組成。歐洲人不是在歐洲誕生的種族,他們是歐洲的人。他們有移民的根源”。“歐洲移民問題是二戰後最大的悲劇”,“我們必須面對這個問題”。逃離戰爭或饑餓的移民“不能被拒絕,因為他是人”,我們必須予以接納,使之融入我們的社會。這意味著,我們不能把移民關在貧民窟裡,而“融入意味著接納,給予他們教育和工作的機會”。相反地,遺棄或隔離移民將導致和平問題,滋生恐怖組織。當然,移民也必須尊重接納他們的社會的法律和歷史”。教宗隨後談到歐洲的人口冬季,指出“歐洲人沒有孩子。那個空間遲早會被後來的人占據”,而移民的融入將以非創傷性的方式緩和這一現象。

我非常願意去日本
最後一個問題是:“你對日本有何印象?你打算來這裡看我們嗎?”教宗回憶說,他曾經在日本東京度過一周。教宗印象中的日本人是“一個有理想的民族,一個具有深厚宗教信仰能力的民族,一個勤奮的民族,一個遭受很多苦的民族”。教宗也指出日本的某些問題,例如“過度競爭”和“消費主義”。關於是否訪問日本,教宗說他已經收到正式的邀請,但不知道能否儘早成行,因為他還有很多訪問有待完成。        

19/12/2017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