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文章 前往菜單

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主日彌撒講道 \ 常年期

甲年常年期第廿八主日:穿上真誠去赴天國婚宴

天國婚宴的比喻

13/10/2017 19:15

穿上真誠去赴天國婚宴

主內的兄弟姐妹:

耶穌今天設了一個婚宴的比喻給我們講述天國。這婚宴是國王為自己的兒子舉辦的婚宴,是個盛大的「午宴」(瑪廿二4:希臘文原文“ariston”;拉丁文“prandium”;《思高聖經》通譯為「盛宴」),而不是溫馨的「晚宴」(路十四16:希臘文原文“deipnon”;拉丁文“coena”;《思高聖經》通譯為「盛宴」)。在午間舉行的婚宴更加顯示出其莊嚴和隆重,因為參加午宴的人必須放下其它事務,不下田幹活,也不操勞生意,專程赴宴;它不像晚宴那樣,可以在繁忙的一天過後,在柔和舒緩的音樂聲中,心情放鬆地聚集一起享用餐點,閒話家常。

婚宴其實並非一般歡樂的社交場合,而是一個見證新郎新娘兩人互愛的喜事,甚至是一個宗教的慶典儀式,為新人獻上最誠摯的祝福。這種氣氛同時充滿情愛又莊嚴肅穆;新人互表傾慕,享受愛情,說不盡溫柔景象,旖旎風光,卻又彰顯天主臨在於他們中間,聖潔美好(參閱:《雅歌》)。新郎和新娘因著婚姻的結合,在他們內產生一種無可言諭的喜樂,因此不得不邀請別人來與他們一起慶祝,慶祝他們的福氣,也慶祝他們的生命。

這等盛大莊嚴的婚宴絕對不可缺少賓客,否則就場面冷清,歡樂不足,令人掃興。因此,在比喻中,國王頻頻派遣僕人去召喚受邀的人來赴宴,一次比一次更殷切。第一次,他們置之不理;第二次,國王還帶著懇求的口吻,說:「看,公牛和肥畜都宰了,一切都齊備了。請你們來赴婚宴罷!」但是,國王越謙下,這些受邀的人卻越高抬自己、高傲自大。他們起先毫不理睬,後來愈加放肆,橫行無忌,竟然凌辱並殺死了國王的僕人。換句話說,他們絲毫不給國王留點情面,切斷了他們與國王所有的關係。

受到國王邀請去赴王子的婚宴原本是何其光采的事,原本是何等機不可失的榮幸。這表示承蒙國王垂青和寵愛,得以與國王搭上交情,得享國王的保護。在耶穌的比喻中,這位國王並非一般的國王;祂是天國的國王,因此是永生的最高主宰。有人會拒絕這位國王的邀請而不去赴宴,實在匪夷所思!有人會使用暴力來堅拒這位國王一次又一次的邀請,天下豈有此理?

既然先前受邀的人都不願再與國王保持任何關係,因此彼此間已毫無恩情可言;在國王眼中他們也都成了不配享宴的人。國王派出軍隊,消滅了那些殺人兇手,焚毀了他們的城市,另請其他的人來赴宴。這個婚宴最終仍是座無虛席,照樣充滿歡樂氣氛。然而,當國王進來向赴宴的人敬酒時,卻發現有一個客人沒有穿婚宴禮服。這真是大煞風景,敗壞興致!國王只好把他丟到外面的黑暗中,讓他在那裡哀號和切齒。

這個婚宴的比喻很容易被當成寓言看待,誤用來刻責猶太人、非天主教徒,以及背教的教友。比喻最好還是當成比喻來看待,正視比喻本身的要求,別把比喻當成是寓言故事理解。寓言故事要求我們去問和去想,在故事之外還有什麼延伸的意義;但是,比喻只要求我們去問和去想自己該怎麼做。因此,在今天的比喻中,我們不能詢問:第一批和第二批受邀的人是指猶太人和非天主教徒嗎?那個沒穿婚宴禮服的人又是指背教的教友嗎?我們只能自問和自省:我該怎麼做才當得起去赴王子的婚宴?

耶穌在比喻中所講的婚宴不是一般王子的婚宴,而是天國的婚宴。這個婚宴也就是《默示錄》所說的羔羊的婚宴:「蒙召來赴羔羊婚宴的人,是有福的!」(默十九9)。我們在每一台彌撒,在每次恭領聖體之前,都要引用這句聖言來提醒自己:我是多麼的有福氣;同時,我又是多麼的當不起這福氣。換句話說,我們真有福氣,能夠去領受我們當不起的福氣。我們實在有福氣去領受我們當不起的福氣!這句話聽起來很玄,但它確實就是我們真正的狀況。

天國的婚宴其實是天國和婚宴兩個事實的結合,其銜接點就在於真誠,也就是坦誠相向。我們平時不太容易看到這個天國與婚宴的銜接點,但是耶穌在今天的比喻中讓我們看清,這個銜接點指向我們的心靈狀態和對待生命的氣度。由於婚姻是新郎新娘兩人坦誠相向的結合,所以婚宴要求賓客也真誠地來赴宴,來分享新人的喜樂,而不是來羞辱他們,令他們難堪;同時,婚宴更要求賓客不能假冒別人,而必須以自己真實的身分去赴宴。

耶穌告訴我們,每一個人都受邀參與天國的婚宴,而且我們都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接到邀請,所以我們必須隨時隨地準備好我們的禮服。我們的禮服不外是我們真誠的自我。不管我們真誠的自我是如何的貧窮,如何的軟弱,甚或充滿罪惡,但它卻是唯一合適我們的婚宴禮服,也只有穿上這屬於自己的禮服,我們才配去赴宴。然而,坦誠地接受我們真實的自我,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我們很多時候都無法面對自己的貧窮,無法面對自己的軟弱和罪過。因此,我們常會被誘惑去戴上假面具,或者去假冒為另一個人,以致到最後連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了。我們想盡辦法去改善自己,努力充實自己,甚至熱切地提昇自己,但除非我們從真誠的自我開始,我們不但不會變得更好,反而會越來越槽,越來越覺得可憐,最後甚至喪失了自己。

承認自己真的很貧窮,真的很軟弱,也的確充滿罪惡,在任何時候都是非常非常痛苦的。若要承認和接受我們真實的自我,我們必須敞開自己,拉下假面具,拋棄虛假的安全感,謙虛地讓基督的真理刺透我們的心靈。這種真理的刺透雖然痛苦,卻是唯一能使我們真正認識自己、唯一能夠滌除我們的虛偽的途徑,從我們囚禁自己的監獄中把自己釋放出來。

當我們脫下虛假的自我時,在短時間內我們可能會感到徬徨,不知所措,甚至恐慌;但是,若我們堅持對基督真誠,我們必會找到我們的定向,因為當我們努力真誠地對待自己時,耶穌就會親自來找到我們,親自來扶持我們,讓我們享有祂的恩寵。耶穌基督不能拯救虛假的人,假人救不了;祂只能拯救真的人,所以祂必會以祂的忠誠來回應我們的坦誠。這樣我們就能穿上真誠的自我,欣然受邀赴主筵席,參與基督的天國婚宴了。    阿們。

~ 張德福神父 ~

13/10/2017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