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文章 前往菜單

社交網絡:

RSS頻道:

梵蒂岡廣播電台

教宗和教會與世界對話之聲

語言:

主日彌撒講道 \ 常年期

甲年常年期第廿五主日:盡心盡力賺取一天一個德納

僱工的比喻 - RV

22/09/2017 19:00

盡心盡力賺取一天一個德納

主內的兄弟姐妹:

這主日耶穌用比喻告訴我們,一天一個「德納」是天國葡萄園工人的公正工資。這句話很值得我們深思尋味。一個「德納」的價值到底是多,還是少呢?那些清晨被僱用的人在清晨時認為很多,所以興高采烈地到葡萄園工作;可是,當他們看到他們與那些黃昏時分才被僱用的人都同樣領到一個「德納」時,就抱怨他們的一個「德納」並不多,至少不夠多。葡萄園主人答覆他們說,一個「德納」的價值無論在清晨還是在傍晚都一樣多,當然夠多!

耶穌講的是天國的比喻,依據的是天國的邏輯。一天一個「德納」就是進入天國的要價,多了反而進不了,少了又不夠。天主樂見人人都進入天國,所以天主慷慨地每天付給我們一個「德納」,不論我們工作時間長短,只要我們盡心盡力。耶穌在教導我們祈禱時就已勉勵我們祈求天父「今天賞給我們每天的日用糧」(瑪六11),好叫我們放心我們沒有偏離天國的道路。我們不難看到這兩者的共同意義:一天一個「德納」就是每天的日用糧。其實,耶穌很多次在不同的場合都這樣教導我們:每天要為今天而活,每天也要讓他人能為今天而活;不要自絕死路,也不要絕人死路;不要嫉妒,卻要感恩,常常喜樂。

耶穌透過天國的比喻教導我們認識天主。耶穌以天主的仁愛來凸顯人的小心眼,尤其是那些自認為自幼就遵守法律(路十八21;路十五11-32)、那些自充為義的人的小心眼,叫他們別再心胸狹隘,總是從私利的角度為自己斷定什麼是公義。天主的仁愛真切信實,從不虛浮誇大;假如天主像個想炫耀自己的俗人,耶穌必定反過來敘述同一則比喻,好能勾起人們對天主的讚美。倘若葡萄園主人先把工資付給清晨就被僱用的人,他們領了工資就會心滿意足;而後來被僱用的人也領到相同的工資時,他們必會喜出望外,對葡萄園主人感激不盡,稱讚不絕,更會向眾人宣揚主人的慷慨。然而,耶穌並不是這麼講敘比喻的,因為天主的做法確實與我們大有不同。

天主的思念不是我們的思念,天主的行徑也不是我們的行徑;就如天離地有多高,天主的行徑離我們的行徑,天主的思念離我們的思念也有多高(讀經一:依五五8-9)。我們不能要求天主以我們斷定公義的標準來作審斷。我們的公義標準總是參雜著私利的成分,總是設想高舉自己,看到別人比自己好就眼紅,心生嫉妒。天主的公義卻始終樂見眾人成義,因為祂富於慈愛寬仁,不願罪人喪亡,卻願人人得救。天主不願作出審判,只願罪人悔改,即使罪人在生命的最後一分鐘悔改,天主也要為他大事慶祝。因此,耶穌說:「我告訴你們:對於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所有的歡樂,甚於對那九十九個無須悔改的義人。」(路十五7)

按照耶穌在比喻中的敘述,葡萄園主人最終確實僱用了所有的人到他的葡萄園工作,沒有一人閒立著,因沒有工作而憂苦無奈。在那一天,每個人都有工作,每個人都領到一個「德納」的工資。這充分就業的美景,就是天國歡樂的圖像。大家相互慶賀天主賜予的救恩「德納」。那些在清晨就被僱用的人,其實不只不應該抱怨領到一個「德納」,反而更應該感恩;因為他們從清晨起就可以心安,因為他們今天的日用糧已有著落。比起那些在最後一刻鐘才被僱用的人,他們實在少受了許多憂心和苦惱。

天主看顧所有的人,始終與我們同在,絕不遺棄任何一個人獨自面對生命的困苦。在比喻中,耶穌很明顯地強調了這個重點。其實,天主從起初就一直看顧所有的人,守護所有的受造物。在《創世紀》第一章,天主創造了「天」,叫「天」分開以下的水和以上的水(創一6-8)。「天」因此開啟了一個安穩的空間,讓接下來的受造物,也就是陸地、海洋、生物、動物,尤其是人,都可得以存在。在希伯來文,這個「天」與「天堂、天國」是相同的一個字(syamaim)。由於「天」,也就是「天國」,世界及其中的一切,尤其是人,都受到保護。天主從起初就決定了讓「天」、讓「天國」把毀滅和混亂的勢力,即以下和以上的水分開,使所有願意受到保護的人都可以進入其內生活。

耶穌清楚表明,進入天國生活所憑藉的並不是我們工作的時間,而是天主的寬宏大量。我們或許能做一整天的工,或許只能做一個小時的工,其實不論多寡,這能力本身也是天主的召叫和恩賜。我們實在是沒有什麼功德好自誇的。天國的標準只是天主的仁愛,不是功利主義,也不是市場交易規則。因此,耶穌要求我們悔改,也就是敞開心胸接受天主的慷慨,並因罪人悔改而與天主同樂,祂真的渴望每一個人都獲享天國的救恩。

雖然如此,我們還必須留意耶穌強調的另一個重點:天主並不姑息縱容好吃懶做的人。我們記得在「塔冷通的比喻」中,那領了一個「塔冷通」的僕人,不但不拿去投資,努力賺得更多的「塔冷通」,也不把「塔冷通」存入銀行,至少可以賺取利息,反而把所領到的那個「塔冷通」埋在地下,辜負了主人的賞賜。主人於是責備他是「可惡懶惰的僕人」,並奪去他所有的一切,「把他丟在外面的黑暗中,讓他在那裡哀號和切齒」(參閱:瑪廿五14-30)。

因此,雖然天主不計我們工作長短多寡,但祂仍要求我們即便只是一個時辰也要盡心盡力,認真地工作,豐盛地生活,堅持賺得完全的生命,一如保祿所說的:「我或生或死,總要叫基督在我身上受到光榮」(讀經二:斐一20c)。    阿們。

~ 張德福神父 ~

22/09/2017 19:00